如何面對子女的偏好|吾觀世事

2021-07-13 07:47 來源: 長江日報-長江網
調整字體

  文/李御(中國作家協會會員,高級記者,出版多部散文、短篇小説、傳記文學作品集。)

  父母之於子女,既是人生的第一個老師,又是子女效法的楷模。父母的職業,父母的喜好,父母的秉性與言談舉止,對子女的影響潛移默化,甚至浸潤終身。朋友聚會,有人在談到自己的一些處事之道與習俗時,總會説:我爸爸就這樣。也有人説:我媽媽就這樣。這就是人在生活成長過程中,受父母影響烙印太甚之故。但也有例外,你説是反叛也好,是特立獨行也罷,確有一些子女不在父母日常運行的軌道之中,我曾經的鄰居老李的兒子就屬於這一類。

  老李的兒子有一偏好,那就是對鞋的收集,因為兒子愛好體育,對足球鞋、籃球鞋情有獨鍾,甚至可以説愛不釋手。起初,可能是從電視直播中,從現場觀賽時,看到過運動員足蹬球鞋,一個倒掛金鈎,一個魚躍飛鏟,萬眾矚目的臨門一腳,都留下極深的印象。雖然時常奔跑在球場,但當不了職業球員,收集運動員的各式球鞋,便成了老李兒子的至愛。

  家裏給的零花錢,過年親友給的壓歲錢,除了買學習用品外,其餘全用在了買運動鞋上,行版的太貴,一雙鞋動輒上千,只能買仿版的,從外形看,差別不大,並標有產地、型號與廠家,不存在侵權,這樣的鞋一般在一百至兩百之間。兒子把鞋買回來之後,從未穿過,只是擺在自己的鞋架上,不時端詳欣賞。

  剛開始,老李對兒子的偏好只是心有異見,隨口説説也就過去了。事情爆發於老李給兒子兩百多元錢讓他去買輛新自行車,兒子卻把錢拿去買了一雙鞋,他給出的理由是,舊自行車修一下還可以繼續用。這一次徹底激怒了老李,他將兒子買的所有鞋,一股腦拋出户外,大聲怒斥道:“你一個大男人,愛好別的什麼不行,卻愛上了穿在臭腳上的鞋,真叫人無法忍受,無法理喻!”

  兒子不惱不怒,等父親火氣消退後,仍把鞋一雙雙擺上了自己的鞋架。

  又過了兩天,兒子對老李説:“老爸,我想與你談談心,不談別的,就談鞋。”

  父子倆坐在一起後,兒子幾乎是侃侃而談,他開口便説,鞋不是你説的穿在臭腳上那麼簡單,鞋是一種文化,鞋是伴隨着人類進步文明的見證與忠實伴侶。無論販夫走卒,還是達官顯貴,都得穿鞋,只是鞋的質地不同。一雙草鞋,不是走出了一支無堅不摧的鋼鐵紅軍麼?一雙布鞋,不是走出了許許多多從山村到登頂科學高峯的才俊麼?一雙球鞋,不是走出了許許多多走上領獎台,耳聽國歌,眼含熱淚的運動員麼?所有這些,太多太多。我們為什麼就不能在這些陪伴我們的物件中,領略文化之美,感受歷史滄桑與人文變遷呢。世俗偏見不僅會扼殺過往,也會扼殺當下。

  兒子一席話,讓老李聽得目瞪口呆,他只知道兒子課餘讀過不少書籍,遇事有自己的見解,有自己的思考。而當父輩的還真沒想那麼多、那麼深。與兒子的對談,還沒有打住。兒子還講到了古往今來那些贊鞋誇鞋的詩句,講到了國內外運動員對鞋的依戀與偏好。他還講到了著名作家馮驥才的小説《三寸金蓮》。他説,一個悲愴的故事背後,是一段濃縮的歷史,是一種源遠流長的中華文化,絕對不是我們通常所想到的,就是一雙鞋,就是我們通常所説的棄之敝履那麼簡單。

  末了,兒子還告訴他,他們還建立了一個“愛鞋”羣,裏面已有300多個成員,他不無調侃地説:“老爸,你除了公務應酬,從漢口去武昌不一定有人請你吃飯,我去了,羣裏的朋友一定會招待我。”

  一次小聚,老李把這段家事給我詳細道來,我聽後頗為震動,老李也是感慨良多。他説,對孩子一些常人看來“不入流”的偏好,還真不能施父權壓制了事。現在的孩子接受信息量大、視野開闊,在經度與緯度之間,他們選擇一些感興趣的“點”,有自己的喜愛,做父母的可以引導,但不能橫加干涉,粗暴指責。我與老李多有同感,現在家庭教育出現了許多新的形態,如何處理面對子女的偏好值得深思。

  老李後來還告訴我,兒子出國留學時,把原來珍藏的運動鞋都帶走了。他告訴父親已在同學中找到了多位有同樣愛好的同學,有中國留學生,也有外國留學生。他還説,我不可能成為鞋類收藏家,只是一個鑑賞者。但我從中學到了許多知識,增進了與中外同學的友誼,領悟了許多道理。

  老李回覆道:有此足矣!

  【晉越集運app下載】

掃二維碼上移動長江網
分享到: 0

文化社會

財經健康

旅遊青春